快乐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農業資訊 >> 內容

世界減貧的中國方案

時間:2019/9/26 16:42:03 點擊:129

59K

“一條破船掛破網,祖宗三代共一船,捕來魚蝦換糠菜,上漏下漏度時光”——這就是昔日閩東貧困地區“連家船”上漁民風雨飄搖的真實境況。福建省福安市溪邳村村民劉德仁回憶當年:“‘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糧食不夠吃,孩子上不了學,臺風天生怕連船帶人被吹走。”

  30多年過去了,如今,憑借“造福工程”這項移民扶貧開發項目,劉德仁一家搬進了岸上200多平方米新居,用上了彩電、冰箱。村里依然靠海吃海,但“吃法”升級:發展養殖業、海上運輸業、產品加工業,創辦新企業,實現富余勞力廣就業。溪邳村村民人均純收入從上世紀90年代初的850多元,增長到2017年的18756元,提高了22倍,全村“五業”產值達1億多元。

  這只是中國人民同舟共濟、砥礪奮進成功擺脫貧困的一個縮影。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成為世界上減貧人口最多的國家,也將成為世界上率先完成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的國家,對全球減貧的貢獻率超過70%。中國式扶貧的偉大壯舉,將記錄在世界減貧的里程碑上,并為全球范圍內消除貧困提交了可供借鑒的答卷。 

  

  世界減貧的中國智慧

  “泥垛墻、茅草棚,缺吃少穿,走路打晃。”前江蘇華西村黨委常委朱咪英說起年輕時的苦日子,仿佛歷歷在目,“翻遍所有家當,只找出兩分錢,連一包鹽都買不起。”

  新中國成立時,農村日子苦,城市的發展也難。國家一窮二白,全國糧食平均畝產只有68.5公斤,人均工農業總產值、國民收入、社會商品零售額分別僅為86元、69元、25.94元。

  恢復生產、解決普遍貧困問題成為當務之急,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確立后,我國建立起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和農業技術推廣,構建農村合作醫療體系,農民生產生活條件有了明顯改善。

  從1953年到1976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長5.9%,糧食產量大幅提高,初步滿足基本生活需要,這一時期的發展為我國有效消除貧困奠定了制度基礎和必要的物質保障。

  1978年,改革開放的光輝歷程開啟,大規模扶貧開發開始成為國家總體發展戰略。此時,針對貧困分布的區域性特征,中國政府以縣為單元確定國家扶持的重點,并且改變了以往無償救助為主的“輸血”式扶持政策,轉而以生產幫扶為主。

  從1982年啟動“三西”建設,到1986年國家實施區域開發帶動扶貧的開發式扶貧行動,從1994年公布《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到頒布《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01-2010年)》,我國貧困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終于取得長足進步。

  到21世紀初,中國農村貧困人口溫飽問題基本解決,大面積絕對貧困現象明顯緩解。從1978年到2012年,扶貧標準兩次提高,按照現行農村貧困標準測算,農村貧困發生率從97.5%下降到10.2%,貧困群眾生產生活條件顯著改善,減貧成效遠遠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追風趕月莫停留,平蕪盡處是春山。新世紀頭十年的扶貧開發,減貧的“包圍圈”逐漸收縮,國家扶持的重點從縣轉向縣和村。除了592個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外,確定了14.8萬個貧困村進行“整村推進”。

  面對歷史和地理兩個維度上形成的發展不均衡、不充分問題,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審時度勢,調整了以往以區域開發為主的扶貧開發模式,將精準扶貧和精準脫貧作為基本方略,攻克的主要貧困對象由貧困縣和貧困村,逐漸縮小為貧困家庭和貧困人口,因戶因人施策。  

  

  精準扶貧的鋪展方案

  “你家里幾口人?幾畝地?有牛羊么?夫妻倆的身體怎么樣?孩子上學有困難嗎?”2017年10月,在新疆阿圖什市阿扎克鄉鐵提爾村村民肉孜買買提·阿吉的家里,開展扶貧對象核查工作的人員詳細詢問他們一家的情況。

  這只是精準識別工作的一個普通案例。從這一年8月開始,新疆全區展開了一場“地毯式”的扶貧對象信息數據復核。不只天山南麓,全國各地都在進行著這項“摸家底”的工作。

  從“大水漫灌”到“精準滴灌”,中國精準扶貧政策的組合拳越發巧妙靈活,能量輸入更加有效,以往的“大兵團”作戰也改為派精銳小分隊走村入戶將貧困難題逐個擊破。

  2016年,北京師范大學選調生黃文秀碩士研究生畢業后,回到家鄉廣西百色百坭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帶領村子種植砂糖橘、搞電商、建垃圾池,幫貧困戶的孩子申請助學貸款。甘肅定西臨洮縣原縣長柴生芳,在臨洮工作時轉如陀螺:323個行政村走遍281個,寫下29本工作日記。

  據統計,全國累計選派300多萬縣級以上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干部參加駐村幫扶,目前在崗的第一書記20.6萬人、駐村干部70萬人,還有197.4萬鄉鎮扶貧干部和數百萬村干部。

  精準扶貧,貴在精準。就是要因地因戶因人制宜,送政策、送經驗、送信息、送點子,扶到點上扶到根上。

  由此,中央提出實施“五個一批”工程,即發展生產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發展教育脫貧一批、社會保障兜底一批。再加上就業扶貧、健康扶貧、消費扶貧、資產收益扶貧等提供保障。

  “火力全開”的體制機制促使貧困地區農村無論是“面子”還是“里子”都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鄉親們的錢袋子鼓起來了。2018年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371元,是2012年的1.9倍,年均增長12.1%。

  住得更舒坦了。大家告別土坯房,住上了磚瓦新居,用上了衛生廁所。2018年貧困地區居住在鋼筋混凝土房或磚混材料房的農戶比重達67.4%,使用衛生廁所的農戶比重達46.1%,均比2012年提高了20多個百分點。

  生活更便利了。2018年,貧困地區村內主干道路面經過硬化處理的自然村比重為82.6%,通電的自然村接近全覆蓋,通電話、有線電視信號、寬帶的自然村比重分別達到99.2%、88.1%、81.9%。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我國貧困人口由2012年的9899萬人減少到2018年的1660萬人,全國832個貧困縣有一半實現摘帽,超過10萬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實現脫貧,創造了中國減貧史上最好成績。  

  

  進入讀秒時間的決戰

  沒有哪個國家像我們一樣,在條件極其嚴酷的大石山區、荒漠地區、高寒地區,在每一個看似“生命禁區”的邊邊角角繁衍生息著那么多人口,也只有真正了解中國過去苦難歷史的人,才能真正讀懂當前反貧困斗爭的艱巨。

  離打贏脫貧攻堅戰還有450多天,深度貧困地區仍是主戰場。剩下1600多萬人未脫貧,意味著每月要脫貧100多萬人,每天脫貧3萬多人,這是一場進入讀秒時間的決戰。

  “現在恨不得一天24小時掰成48小時來干,一點兒都耽誤不得、耽誤不起!”甘肅臨夏州東鄉縣委書記馬秀蘭的語速都快了起來。

  今年4月,云南怒江州福貢縣馬吉米村委會會議室里,響起熱烈的掌聲。扶貧干部宣讀完習近平總書記給獨龍江鄉群眾的回信后,堅決表示要走進每一個貧困小組、每一個貧困家庭,服務群眾,發展產業,爭取馬吉米村今年脫貧出列。

  行百里者半九十。越到戰斗后期,越要穩扎穩打。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全國兩會中明確指出,脫貧不脫政策、脫貧不脫責任、脫貧不脫幫扶、脫貧不脫監管。4月16日,在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上,總書記又強調,要堅持現行脫貧標準,既不拔高,也不降低。

  在江西井岡山廈坪鎮廈坪村,第一書記謝冰每月仍有20多天吃住在村里,他說:“我們不敢有絲毫懈怠,鄉親們脫貧了,還要‘送一程’。”

  在陜西延安,告別絕對貧困后,扶貧干部們仍然扎根于山山峁峁之間:1784名駐村第一書記、1546個駐村工作隊直插一線,3.74萬名干部開展聯戶包扶。

  在河南蘭考,2017年破解“蘭考之問”后,蘭考不僅不松勁,還鉚足力氣快跑,扶貧干部們說:“人撤不得,事業正爬坡!”

  在決勝關鍵時期,廣大干部群眾均是沖刺狀態。

  全面實現小康,一個都不能掉隊。擺脫貧困的千年夢想,寄望于未來幾百個日日夜夜。


59K
作者:郭少雅 鄧保群 來源:農民日報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關于我們 | 服務條款 | 法律聲明 | 刊登廣告 | 在線舉報 | 投訴建議 | 合作加盟 | 聯系我們
  • 中國農業市場網(www.gomyd.tw)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備090446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02993號
  • 快乐时时彩近200期走势图 最安全的理财平台推荐 股票行情软件下载排名 2018年上证指数 怎么炒白银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股票融资融券如何操作 什么是股票 小额投资理财有哪几种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 友钱网